2015:新博物馆

新路线

博物馆历史与新展厅:新目光

藏品与比隆公馆之间的历史联系是本博物馆的精神所在;新展厅,意味着发现这个联系而不扰乱这个精神。参观路线首先是要全面地介绍罗丹的作品。这不是一个“新罗丹”,而是用新目光去看待这位艺术家及其作品。

近几十年的科学研究使得人们能够探索并且更好地理解从储藏室取出来展览的多件原创石膏作品。参观者将在其中发现许多从未展出的作品,更全面、更一致、更直接地了解罗丹的创作,更直观地体会展品的价值和背景。因此,在一楼(包括一个展示罗丹时代比隆公馆的展厅)按年代进行介绍之后,本楼层使得人们可以按创作流程(装配厅,打碎厅,放大厅),更加深入地进行美学研究(象征主义厅)或者历史研究(1900年的阿尔玛陈列馆)。其中一个椭圆厅展示罗丹雕塑作品的创作过程及其作为狂热的古董收藏家本着兴趣收藏精神所进行的活动。

因为把许多旧书房变成展厅,全部作品,以及作品的方方面面,得以在行云流水般的闲逛中展现出来。

这样做是为了依照罗丹的初衷,将他的历史和他的欲望结合起来:使每个人都可以沉浸在他的雕塑世界中,沉浸在雕塑艺术的世界中。

参观节奏:新路线

不论从哪个层面来看,计划设计的都是一条连续环线,并且适用于行动不便人士。作品远近放置而又连贯地指引出展厅之间的通道,促使参观者从一个展厅进入又一个展厅。所有展厅都遵循共同的布置原则,密度与位置交替,在秩序与“无序”之间,每个展厅都展示出与其他展厅不同的特征。

这些节奏变动可以避免化学反应,使得博物馆的风貌与特征和私人住宅的风貌可以同时保存。因此要设计出一条路线,展现场所原貌,包括它们的优点和缺点。比隆公馆一部分敏感特征(例如内外部关系:自然光照,视线和反射,私密)保存了下来,以此维护它的特殊参观环境。

新展厅:罗丹在比隆公馆

根据当时照片,该展厅展示了罗丹在比隆公馆的生活。艺术家于1908年发现这里,把它变成一个展览馆和接待收藏家与模特的地方。以植物图案装饰的屏风是十九世纪末造的,在模特摆姿势时使用。那些小木凳上展示的是罗丹创作的模特半身像,还有一尊十四世纪造的《圣母子Vierge à l’Enfant》。粗木柜子用作罗马胸像底座。房间家具风格不一,有一张路易-菲利普风格的桃花心木板带柜小写字台和一张十九世纪初的白漆墙角柜,它们上面摆着希腊花瓶或中国花瓶。在地上,如同在工作室,罗丹摆上两尊十九世纪的日本青铜香炉。

卡米耶·克洛岱尔

将博物馆的一个展厅用于展示卡米耶·克洛岱尔的作品,是罗丹的热诚崇拜者,记者兼艺术批评家马蒂亚斯·莫哈特向罗丹提出建议的。直到1952年,保罗·克洛岱尔将他姐姐的四件重要作品送给博物馆,这个展厅才得以建成,这四件作品是:《维尔图努斯和波摩纳(Vertumne et Pomone)》,《成年(L’Âge mûr)》的两个版本,还有《克洛索(Clotho)》。因为捐赠和博物馆收购,藏品逐渐丰富。

新展厅,罗丹与古董

罗丹宣称,“古董是我的青春”,这意味着他对古董的热爱是灵感的一大源泉。罗丹是富有激情的古董收藏家。1893年起,他收购了数千件的希腊、罗马和埃及雕塑残件,它们伴随着他的艺术思考。在默东,如同在巴黎,罗丹将这些物品摆在柜台、板凳或石膏柱上, 摆着他的作品中间。

罗丹藏品中的一百二十三件古董从储藏室取出来, 以便在路线上倒数第二个展厅展出并对照罗丹一件重要的雕塑作品:《行路人(l’Homme qui marche)》,它与被岁月损毁的古董形象相呼应。墙上挂着一堆希腊罗马时代的头像、胸像、足像和手像。摆在方底座上的大型埃及或罗马胸像加强了壁柱的韵律感。在一张旧板凳上,罗丹的《特里同与海中仙女(Triton et Néréide)》被罗马大理石环绕,摆设如同艺术家生前在比隆公馆居住时那样。来自四面八方,材料各异的许多小古董在橱窗里证明着收藏家兼收并蓄的精神。

绘画回归比隆公馆

罗丹遗留的数千件物品包括约200幅绘画:有些是雕塑家买的,例如梵高的画,但很多是他和画家朋友们做的交换:其中最著名的疑问是莫奈的绘画《美丽岛( Belle-Île)》。这些作品向我们展示了罗丹的某些品味,他在人文或者风格方面与同时代人的密切联系。比隆公馆重新开放时,展品将包括50幅绘画。它们大部分是重新发现的,或者是因为它们进行了重大修复,例如《贝尔维尔剧院(Le Théâtre de Belleville)》,或者是因为它们未曾从储藏室取出来展览。它们沿着路线展出,但在楼梯间也有:这是绘画目录公布前的初步步骤。

新展厅,图形艺术画廊

博物馆在二楼建立了一个新展厅:图形艺术画廊。通过简化悬挂系统,这个地方得到极大优化,可以增加藏品的可读性,这些藏品非常丰富,却又往往被误解。近8000幅绘画,逾1000幅雕刻,11 000幅照片和60 000件珍贵档案,作为补充,以不同方式说明了罗丹的审美观。这家中心画廊用于小型档案展览,它们保证展品占有一席之地。不论是否与大型临时展览、博物馆最新动态或者庆祝活动有关,这些小型档案展览都可以透过细节,透过各种罕见主题,透过罗丹同时代人和当代艺术家,让我们耳目一新。

重新开放之后首次展出的是博物馆新购藏品:2006年至2015年期间收购的绘画、雕塑、照片和手稿。


资金提供

1600万欧元(含税):
49%由国家文化交流部出资
51%由罗丹博物馆出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