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

最近几年来,人们心目中熟悉的的艺术家形象是:艺术家通常也是他本人作品的收藏家、档案员、管理员、档案员。罗丹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 可能是通过直觉而非深思熟虑,罗丹明了日常生活的组成部分对他作品的理解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因此他保留了一切。 罗丹将上万份手稿和打印文件、书籍和期刊,和雕塑以及收藏品一起,捐赠给了法国政府。这些材料让人非常鲜活地回想起罗丹七十多年来的私人、社交和艺术生活。 得益于这些文件,我们才得以洞察罗丹创作的真谛。

夏尔 波德莱尔 (1821 -1867)

《恶之花》

原版于1857年,由罗丹于1887—1888年制作插图

奥古斯特 罗丹 (1840 -1917)

《法国大教堂》

1914

奥古斯特 罗丹 (1840 -1917)

《罗丹致卡米耶•克洛岱尔的信》

约1886年

卡米耶 克洛岱尔 (1864 -1943)

《自白》

16/05/88

卡米耶 克洛岱尔 (1864 -1943)

卡米耶•克洛岱尔致罗丹的信

1890年或1891年(?)夏天

奥古斯特 罗丹 (1840 -1917)

奥古斯特•罗丹致克洛德•莫奈的信

22/09/97

莱纳•玛利亚 里尔克 (1875 -1926)

赖纳•马利亚•里尔克致奥古斯特•罗丹的信

31/08/08